全本书屋>总统谋妻:婚不由你>目录>

第五百九十二章:因为有你、一生欢喜

第五百九十二章:因为有你、一生欢喜

小说:总统谋妻:婚不由你作者:李不言字数:2918更新时间:2019-05-12 09:30:10

  

  这年,陆槿言回归首都。

  她一人,同苏幕陆琛住在另一处院子里,不打扰她们一家五口人的生活。

  好在隔得近,晚间大家依旧是一起吃饭,吃完饭回了各自的院子。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依旧是孤身一人,每每午夜梦回时总会在睡梦中惊醒,在想,那些历历在目的残忍是否是一场梦境。

  可睁眼之后才发现,不是。

  那种心头的滚烫感太过浓烈。

  压抑的让人难以喘息。

  这年,她前往首都公墓,在那里一呆一整天。

  随性的保镖见此,吓的给陆景行打电话。

  男人来时,一身黑色西装,身旁跟着许多保镖。

  但其手间却握着一捧黄色菊花,他迈步过来,没有关心陆槿言,反倒是轻扯裤腿蹲在墓碑前,深邃的视线落在碑文上,话语低沉;“你放心,槿言有我。”

  这是一句简单的承诺,却让身旁女人泣不成声。

  这年四月,陆槿言烧掉了关于彭宇的所有记忆,沈清说,那把大火在总统府院子里足足烧了一下午。

  陆槿言就守在哪儿一下午,站不住了,她就拿把椅子坐着。

  空洞的目光落在火苗上,直至大火熄灭,没了炊烟,她才起身。

  可恍然起身,那一踉跄,让她栽倒在地,险些以面抢地。

  这年五月,陆槿言开始旅行,不再窝在一个地方舔伤口,那广阔的世界成了她的新药。

  这年,结婚纪念日也是北辰生日,陆景行建议从简,而沈清却无视他的话语,大肆操办了一场。

  邀请亲朋好友齐相聚。

  陆景行当日得知后,坐在书房沙发上频繁揉着额头,一副头痛,但却不敢言的模样。

  他虽是一国总统,但对于自家妻子,每每都是无可奈何的。

  他从不觉得子女生日宴需要大肆操办。

  而沈清,似乎与其唱起了反调。

  这日上午,陆景行坐在沙发上,任何阴火抽了一根又一根烟。

  直至沈清进来道;“你与我童年都未曾受过极致爱戴,我想,我们的孩子不该受到这样的待遇,陆景行,我想弥补他们。”

  又是一年春节,陆槿言从环球旅行中归来,此番,她面色不再忧郁,而是逐渐好转,细问之下,才知晓,她放过了自己。

  在这漫长的岁月长河中,选择放过自己。

  次年三月,陆槿言搬出总统府,陆景行替其另僻了一处别墅。

  陆景行有时候会想,如果未曾遇到沈清会如何?

  是每日出入各大政治场所,有着开不完高管会议,一天来回几个国家奔波,使不尽的心机暗算。

  此生,能遇到沈清,他何其庆幸。

  09年结婚,11年产下一子。

  彼时,他已觉人生圆满,怀卿与桑榆的到来更是让他感到无比幸福与满足。

  他想,他这辈子索性是遇到了沈清。

  遇到了沈清,没有成了权利的奴隶。

  没有在这条路上迷失了自我。

  他依旧很忙,但在忙,心里也会惦记着家里的“大女儿”。

  担心她是否吃好睡好,担心她会因自己出差时间长而有情绪。

  婚后十三年,陆槿言回归,沈清逐渐放开陆氏集团的管辖,陆景行本是恋着她,赖着他。

  在陆槿言回归后,他索性是带着沈清出访各国。

  带在身旁,也省的一颗心时常不能安定。

  他虽是一国总统,但在自家妻子面前,也是小孩子心性,时常,沈清若是陪伴孩子们而忽略了他,陆先生总会冷着一张脸问道;“孩子们重要?还是我重要?”

  时常清晨起来,磨着她不松手。

  沈清本是清冷的性子,却被陆景行磨得全无。

  这年,众人在见沈清,对其的称呼不再是陆氏集团董事长,而是已故哦总统夫人。

  陆景行与沈清的恩爱日常,成了互联网上经久流传的佳话。

  行至二月底,沈唅结婚,嫁给了江城同学,对方也是商场上的人物,虽不算出名,但在后辈中也是优秀的。

  沈清提前告知陆景行此事,后者特意挪开了时间。

  二月的天,是寒冷的。

  沈风临给了她丰厚的嫁妆,依旧是以沈家的名义嫁女,自然是风光无限。

  这种风光无限是沈清当时并未体会到的。

  这日,沈唅在典礼上,拿着话筒同自家丈夫表白,而后到了抛捧花环节,她拒绝了。

  而是当着众人的面,缓缓开口道;“我是个很自私的人,我的幸福,不想旁人来分享,但有些人,不是旁人。”

  言罢,她提着裙摆,拿着捧花,往坐在下方的沈南风而去。

  亲自将她的捧花,交给了沈南风。

  她伸手抱上了自家哥哥,话语哽咽;“我将我的幸福分给你一半,你也要幸福。”

  深南风闻言,红了眼眶,伸手将沈唅楼进怀里,是那般的心痛。

  沈唅的婚姻,高亦安也来了,他坐在不远处,看着眼前一幕。

  微微心酸。

  这世间,新人笑,旧人哭。

  是万年不变的定律。

  他不敢想,沈南风这一生会如何。

  这年八月,沈清想休假,询问陆景行后,才知晓,他并无假期。

  她想,带着孩子们去吧!

  而后那日上午,便说风就是雨的走了。

  傍晚时分陆景行归来,屋子里空无一人,询问才知晓,带着孩子休假去了。

  彼时,陆景行站在屋子中间,心都是颤的。

  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

  随后,他及其任性的一通电话拨给余桓,告知他要休假,关了手机,前往大溪地去找自家爱人。

  只留余桓与一众内成员焦头烂额的收拾这个任性的总统留下来的烂摊子。

  这年八月,陆景行在坐上总统多年只有休了一周假,什么都没做,陪着孩子在海边疯玩。

  只是回了首都,沈清近乎有一周的时间在未见到自家丈夫身影。

  陆景行依旧是时常出访他国,依旧是时常带着沈清,而孩子们,显然是已经习惯被父母“抛弃”,回家不见人影便去找爷爷奶奶。

  偶尔,沈清会陪着陆景行掺和道政场应酬。

  但极大部分,都是她一人在异国他乡街头闲逛。

  陆景行忙完,换上便装便来找她。

  以至于时常有媒体拍到m国总统夫人闲庭信步他国街头的场景。

  陆景行也好,沈清也罢,在这场婚姻中都找到了让自己舒服的生活方式。

  这年九月,陆景行出了一本自传,这本自传里,记录了他的成长,以及政场上与各国的合作关系,更甚是记录了与妻子的琐碎日常。

  有人说,买总统下的自传,就是为了看他与妻子的日常。

  这本书总共分为三部分,成长回忆、合作共赢,以及最后一部分、愿为江水、与君重逢。

  结尾扉页上是陆景行亲笔题的两句话;我迈过人间万物,从不慌张,唯独你踏过山水归来一刻,我方寸大乱,小鹿又还童

  星河滚烫、你是人间理想

  而最后一部分,记录的是他与妻子的日常。

  里面有情情爱爱,吵吵闹闹,恩恩怨怨。

  有人说,下在写前两部分的时候,话语都异常官方。

  唯独到了最后一部分,字句之间都透着灵魂的张力。

  有人说,下写的每一句话,无一不再透露着他对妻子的爱。

  九月黄昏落下,照在沈清身上,她脚边依旧是窝着一猫一狗。

  陆景行归来,远远的,见她窝在沙发上翻着书籍,迈步过去,伸手翻过,却见是自己的自传,笑了笑。

  反倒是陆太太笑悠悠望向他。那眉眼间的光芒胜过这傍晚的余晖。

  何其耀眼,

  他俯身,在其面庞落下一吻,是那般的温软。

  这年,十月,章宜与傅冉颜二人前来总统府做客,三人坐在一起闲聊,傅冉颜笑问道;“都说七年之痒,你这二痒即将来临,有何感慨?”

  沈清想了想,笑道;“人世间最深沉的爱总是风雨兼程,而风雨兼程之后面向的必然是朝阳向暖、。”

  爱情也好,婚姻也罢,要稳稳的来。

  那日,沈清应酬醉酒,挽着陆景行的臂弯,笑意悠悠表白;“因为有你,一生欢喜,因为有你,才懂珍惜。”

  全文完

  ------题外话------

  五月初、《总统》与各位挥手道别,祝各位读者安好,感谢大家一路陪伴与支持,祝大家阅读愉快。

  新文:《徐少强妻:步步谋心》已经上线,各位敬请期待!

  在此,再度推荐不言完结系列文:《权少抢妻:婚不由己》

  新浪微博:潇湘李不言

  新文更新时间,微博另行通知。

  我虽是作家,但似乎并不善言辞,在此,再度真诚的感谢一路陪伴不言成长的各位读者们,以及支持我的朋友们。

  不管你在哪里看书,如若可行,真挚的希望大家能到收藏新书、给予支持。

  关于槿言:仅是只言片语,颇觉心疼,但也算是有一结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